轰??!

  在那冥令之上,冥力释放。

  这等力量直接将这片区域萦绕起来,那冥之力化为毁灭性的气息,要向这帝域席卷而去。

  整个帝域,竟是被这冥之力包括在其中。

  若是炸裂开来,那这帝域上的生灵,怕是要彻底被湮灭。

 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“林帝,救我们!”

  那些围在四周的修炼者,最先开口道。

  “哈哈哈,这可是冥令之力,无人可救!”冥使大笑一声。

  林焱凝神,力量轰出。

  但其力量,根本无法动摇这冥令内力量的一丝一毫。

  “你不用白费力气了,林焱……等着死亡的降临吧!”冥使喝道,对于这冥令内的力量,他有着十足的自信。

  冥令,代表着的可是冥!

  这等呼啸之力,也是让谷九极震惊。

  那古荒山脉,矮山之下的冥内的强者,冷嗤一声,旋即开口道:“真没想到,这人族的小子,竟是真的将冥使差点斩杀,将冥令最深处的力量激发!”

  但随后,这矮山下的那冥内的强者,也大笑起来。

  越是如此,冥之力越发强横,要摧毁一切。

  或许不如冥使所言真的将整个帝域内所有生灵全部湮灭,但至少湮灭九成!

  咚!

  谷九极出手,要从此处挣脱,但那矮山之下的冥内的强者却是冷笑一声道:“你虽彼岸天圣,但这可是我曾经留下的古老之力,你无法从其中走出,这力量落下,你根本做不了什么?!?/p>

  “要怪,就怪那小子吧,他想要救下这天亘界域内的修炼者,却……加速了这些人的灭亡!”矮山下那冥内的强者开口道。

  不止他此时在说这句话,就算是十万八千楼阁之中,也传出一道声音。

  这是冥使而言:“林焱,你触犯了冥,方才使得整个帝域为你殉葬,这便是你与冥作对的下??!”

  轰……

  其话语落下,这轰鸣之声,越发强烈。

  “林帝,你不得好死!”

  “为何你要与冥作对?你一人作对,却将我们送上了绝路,我就算是死,也要诅咒你!”

  “什么人族大帝,什么守护世间?这是在害我们??!”

  此刻,有妖族、魔族、魂族、鬼族等族的修炼者,顿时开口道。

  尤其是魔族的修炼者,眼眸内更是蒸腾出怨恨!

  仿佛,若林焱不出手,这一切都将不会发生一般。

  而听着这一道道声音,林焱的眼眸深处,也是有着一丝变化,自己出手为了什么?

  为的乃是拯救这天亘界域??!

  而如今,天下修炼者,尽然指责而来?

  这简直与万年前人族的唾沫一样,让人寒心不已。

  “唉!”

  当林焱看向人族修炼者之时,帝眼之下,很多人族修炼者的表情能够被林焱捕捉到。

  不少人族修炼者,皆是一叹。

  那叹息之声,夹杂着对林焱无尽的失望。

  任由你之前做的再好,任由你救了他们再多次的命,只要一次没有拯救他们,仿佛……便是你此生最大的罪过,你所有的恩德,他们都将不会记怀。

  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久负大恩成反仇!升米恩,斗米仇!”

  此时,望着不少人族的容貌,谷九极开口道。

  恩德只是一丝,别人定当报答。

  但恩德给的太多,反而成为了仇敌!

  此刻,用来形容眼前的一切,最合适不过。

  “人世间,最无奈的便是如此了吧?每次都是给予,但只要一次做不到,别人就将你当成仇敌了!”谷九极再度开口,对于这一切,他也有所体会。

  “这便是你们这天亘界域修炼者的愚蠢,这小子明明做了那么多,但……却招来了下方愚蠢之人的这般对待,哈哈哈,所以……这些修炼者皆是该死!”矮山之中,那冥内的修炼者道。

  “呼!”

  谷九极深吸一口气,眼中带着无尽的叹息。

  不过,就在这一刻,也有人族修炼者跪拜在地上,仰天长叹道:“林帝,您已经做得足够好了,我们……不怪你,若非是您,我们不至于能够看到今日的黎明,或许……早就是死在很多年前了?!?/p>

  啪嗒!

  不止人族,也有妖族、魂族等修炼者跪拜而下。

  但……这终究只是少数。

  “什么林帝?他本就是人族大帝,为人族出手不是应该的吗?今日却害得我们如此,他不得好死!”但顿时有人反驳道。

  “世间,怎会有你们这群人?”那些跪拜的修炼者看着这些开口的人族修炼者,顿时道。

  “哼!”那些人族修炼者顿时冷哼一声,“我曾经也感恩林帝,他的确维护了人族,但他现在不行了,他既然维护不了了,就枉为大帝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不少人争辩道!

  但终究为林焱开口之人,只是少数!

  大多数修炼者,皆是在谩骂。

  仿佛这帝域的即将毁灭,乃是林焱为之一般。

  呼!

  此时,林焱深吸一口气。

  随后他猛然闭眼!

  心中清明到了极致,而后感受着其自身身躯,那一条条经脉,皆是呈现在林焱的脑海之中,最后……那逆天脉更是凸显而出。

  林焱面色一凝,旋即用着所有的力量,向着这条经脉冲击而去。

  他要将这逆天脉内的力量,全部爆发。

  咚!

  只是,就算是这般,那逆天脉也是无动于衷。

  但,林焱的血脉,却因此而颤动几分。

  轰!

  甚至,那血脉之气,也不断溢出。

  只是,血脉之力,却依旧没有爆发!

  “开!”

  林焱喝道。

  但任由林焱如何催动,血脉之力依旧是无可动摇,仿佛能够从中溢出一丝气息,便已然是极致了。

  “终究,还是无法破开吗?”林族院落之中,那棵树也是无奈到了极致。

  }x最K新章节上^酷q。匠网`Z0L

  但他却也无法帮到林焱一丝一毫。

  这是属于林焱的身躯,唯有林焱能够做到。

  何况,那封印,确实是难以破开!

  轰!

  天地间再度响起一道声音,那冥之力已然开始坠落而下,化为巨大的威压,直接落向这帝域之中,不少高耸的山脉,率先感受到了威能,已然开始崩裂起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