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杨超吧唧吧唧嘴,嘀咕道:“到底是四修同在的高手,一出手就是大手笔。我说老罗,别嫌我唠叨,这馒头是不是有点硬啊?;品渌涫鞘笠跛У娴椎幕跎?,可是那到底是我这样的一辈子都不能企及的修为高度啊。何况在他的府邸,你想悄无声息地干掉它?难!”

  “有点志气好吗?”我看了吴杨超一眼道:“宋江有句话叫啥着?他日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。怎么就一辈子也赶不上他的高度了?就拿我现身说法吧,三年前,我能想到自己畅游两界吗?我能想到自己成了悬壶峰的主子吗?”

  “喂喂,小点声行吗?敢笑黄巢不丈夫?这话可是造反的话,怎么着?你还想反了这森严的阴司体系???”吴杨超叹口气道:“说到你了,咱们虽然还不够彼此了解,但是,我算看出来了,你的人生是开挂的人生,换句话说,好事都被你赶上了,别人哪能和你比??!”

  “呵呵,这是外人的感觉,可我不这么认为。我得华月珠好像天上掉馅饼,可是我付出的代价是家庭的分裂;我如鬼医道,却被方静斋骗的几乎丧命;我得煤鬼,九死一生,那是命的代价;我虽然得了土行心法,可是我失去了最好的忘年交。所以,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天才,相反,我的骨子里是个悲观主义者,我从来都不寄希望给老天爷,与相信别人比,我更相信自己!因为只有我知道,我走的每一步,无论是晦暗还是光辉灿烂,那都是我付出的代驾的轮回!”

  吴杨超大概没见过我如此严肃过,一时有点发怔,末了喃喃道:“照你这么说,人人岂不是都要学陈胜吴广了?造丫的反??!”

  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是说,你得相信自己的命运攥在自己手中,而不是让你去造反!”

  我和吴杨超正说着,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断喝:“造反?什么造反,你们什么鬼,敢在帅府前滞留?”

  我俩一回头,没想到两个府邸门口的阴兵竟然过来了!

  “没瞧见吗?他也是阴差,吼什么吼?”吴杨超指了指我的穿着,掏出自己的通行牌道:“再说了,看见这牌子了吗?”

  “滚!”那引兵气势汹汹,冷冷道:“管你拿的谁的通行令箭,管你是那个府邸的阴差,这里是帅府,马上滚蛋,否则,不管你们是谁,立马拿下!”

  吴杨超本来举着孟婆的通行令箭气势十足,结果被怼的哑口无言。

  我转而讨好一笑道:“两位军爷,你们有所不知,这位就是悬壶峰的鬼医啊,赫赫有名的。楚江王的脚气、宋帝王的鸡眼、仵官王的痔疮全都是他看好的,就算是几位阎罗,都得彬彬有礼。您府上帅爷专门请过来给他看病的,所以小的才把他送过来!”

  两个阴差一愣,相互看了一眼道:“咱们帅爷有病吗?”

  “没听说啊,要不我去问问?”

  “咳咳!”我清了清嗓子道:“既然你们这如此麻烦,那吴神医,咱们先去鬼王府吧,鬼王大帅也等着那,就不在这浪费时间吧?;品浯笏Ч肿锲鹄?,只要别落在你我头上就算了……”

  说着,我就假装拉着已经蒙圈的吴杨超要走!

  果然,还没走出去三步,两个阴兵就赶紧喊道:“别,别走??!你们走了帅爷问起来该怎么办???原来是神医,失敬失敬,早就听说过悬壶峰的大名,这样你们随我一起面见大帅?!?/p>

  我和吴杨超交换了一下眼神,跟着其中之一便进了冥宅。

  吴杨超急的抓耳脑袋,偷偷朝我道:“老罗,你这不是害我吗?我又不是什么鬼医。再说了,咱们之前说得好啊,我就负责把你引进城,这种掉脑袋的买卖你没说拉上我??!”

  我一笑道:“那没办法,赶鸭子上架,要不你现在往回跑?放心吧,不还有我呢嘛!”

  “我算看透了,跟着你,早晚得下十八层地狱!”吴杨超气鼓鼓地说道。

  到底是阴帅府,竟然有足足七重院落。崇阁巍峨、层楼高起,青松拂檐,玉栏绕砌,金辉兽面,彩焕螭头,可谓是豪华至极。不过,终究是在冥间,黑通通的,到处阴森晦暗。

  每一重院落,都有重兵铠甲护卫,四周还有三重护院,所以说,如果不是蒙混进来,想从四周潜伏进来而不闹出动静,几乎是不可能!

  走了半天,吴杨超有些不耐烦问道:“你们大帅到底住在哪???”

  那阴兵讨好地说道:“马上就到了,最后面的大院,主房就是?!?/p>

  “哦,既然到了,那你退下去吧,和你没关系了!”我停下身,幽幽说道。

  这阴兵回过身,瞪了我一眼道:“他是鬼医,我客气理所应当,你特么一个小差役和我说什么?让我退下去?知道我什么鬼阶吗?我……”

  “话多,让你滚不滚,怪不得我了!”我突然一抬手,一巴掌拍在了这阴兵的脑门上,不等他张口,猛地施以重力,要了他的命。

  此时已经过了最后一层门禁,我拖着不肯迈步的吴杨超径直进了主房。

  这殿宇中间是一个约两米高的白玉方台,上面安放着金漆雕虎宝座,背后是彩云围屏,仰望殿顶,中央藻井上有一条巨大的蟠龙雕塑,从龙口里垂下一颗银白色的月明珠,周围环绕着六颗小珠,白光瓦亮,将殿内照的银白。

  不过,这屋子里没人,倒是左边的侧房,传来了一阵阵放纵的呼喊之声。

  吴杨超一头冷汗,听见这靡靡之音不禁小声道:“妈的,大白天的搞破鞋,也不嫌害臊。那个什么,老罗,要不咱们还是走吧,这场面咱们出现不合适啊……”说着,就要往回走!

  “别想了,咱们既然进来了,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!”我知道吴杨超没经历过这种事,可我不一样,万军之中,我曾杀过鱼鳃阴帅,既然如此,还有什么怕的?

  我转身直接进了旁屋,屏风后面正娇喘嬉笑,好不热闹。

  “咳咳!”我轻咳了一声。

  我这一咳嗽,里面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,但是,女人的浪笑声虽然压抑,却依旧我行我素。

  “哪个不开眼的进来了?滚出去!这些个下人,越来越没规矩了!”屏风里面传来了一声咆哮。

  我淡淡回道:“帅爷,您叫的悬壶峰鬼医大夫来了?!?/p>

  “什么大夫?我什么时候叫过大夫?给我滚出去!”这声音仍旧气喘吁吁,动作没停!

  我朝吴杨超努了努嘴,小声道:“说话?!?/p>

  “说……说什么???”吴杨超哭丧着脸道。

  我笑道:“随便说,想说啥说啥!自由发挥!”

  吴杨超抹了抹冷汗,结结巴巴组织词句道:“那个……这个……你……我……我是,我是祖传老军医,专治性.病,保密配方,一针见效。您阳.痿吗?您早.泄吗?您感到力不从心吗?是前列腺出了问题,快找老军医!另外,梅毒,淋病,尖锐湿疣、白癜风、脚气、脚癣、痔疮、鸡眼和嘴角火泡,我都能治,不打针不吃药坐着就是跟你唠,简称话疗……”

  ◇;酷匠G网C首o发#}0

  我当场石化了,我的哥,说的这是啥???这小电线杆子上的广告你是都给背下来了??!

  里面的女人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,听声音,还不是一个,声音里充满了嘲讽和戏谑!

  “别他妈笑了!”黄蜂暴怒一声,好像还抬手抽了一个女人大嘴巴,里面的笑声戛然而止,黄蜂狂吼:“哪来的王八蛋,看老子不能活剥了你的皮……”

  吴杨超一看事不好,撒丫子就想跑。我一把将他拉回来,低声道:“干的不错,我就等他出来这一秒钟呢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