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真不是石宸大意,在石宸心中,这证人,是自己人,捕快,是自己人。到时候大刑一上,白一弦签字画押认罪,就完结了。

  他根本没想过事情还能反转,白一弦还有问话的机会啊。

  底下跪着的人和陈捕快等人都着急了,有人想要提示,言风手指轻轻一弹,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小石子,打在了那人的嘴上,顿时就说不出来话了,这下没人敢说话了。

  白一弦见石宸没说话,不由轻笑一声,说道:“莫非是忘记了?石公子,这才刚刚发生不过一个来时辰,石公子不会已经忘记了才刚刚发生的事情吧?

  不会吧?石公子,地方如此好记,就在一品酥的旁边,这也能忘记?”

  众人都是一愣,随机反应过来这是白一弦要诈石宸。石庆拼命的对石宸使眼色,可石宸根本就不知道他爹是啥意思。

  石宸听到地方,心中大喜不已,只顾着高兴了,嘲讽的看了白一弦一眼,说道:“啊,对,对,就是在一品酥点心铺的旁边?!?/p>

  说完之后还补充了一句:“我刚掏银子要买点心,他就偷了我的钱袋子?!币槐咚祷挂槐甙蛋党胺戆滓幌腋霭壮?,自己说出来了。

  完了!石庆叹了一口气。

  顾杭生也不说话,只是微微笑着看了白一弦一眼之后,又瞥了石庆一眼。

  石庆无力的说道:“石宸,按这些证人所言,他们是在西湖边看到的?!?/p>

  石宸顿时就懵了,随机反应过来,大喊道:“我,我记错了,是在西湖边,是西湖边?!?/p>

  白一弦笑道:“石公子,一品酥和西湖,可差了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呢,这你都能记错?”

  石宸大吼道:“白一弦,你诈我?!?/p>

  石庆坐在椅子上,一阵颓然,说道:“石宸,还不快快从实招来?!彼低暾饣?,石庆感觉全身一阵无力,不由闭上眼睛。

  石宸面色非常难堪,但也没招,而是闭上了嘴巴不说话。石庆又不可能对他用刑,在顾杭生的眼神下,对着那十多个人,还有陈捕快等人用了刑罚。

  这些人也不是什么硬骨头,很快就招了,是石宸设计,要陷害白一弦。

  、H看#正N版v章j节T上E,酷:D匠+网0

  石庆将一众仆从捕快先判了罪,打入了大牢。那陈捕快还是王狱卒亲自押送进去的。

  王狱卒还趁机小小的报复了一把,说道:“陈兄弟,兄弟我当时可是要救你的。我把你叫到一边,就是想告诉你白一弦和咱们知府大人有关系。

  偏偏你不听啊,还斥责了我。你说,你要是早听我的,哪有这么大祸事???”

  陈捕快想起来当初在大牢外,这王狱卒确实是将自己叫到一边,原来他是想告诉自己这件事,可自己当时怎么就没耐心听完呢?

  他真的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。王狱卒报复完,见陈捕快后悔的那模样,心里别提多痛快了。

  而且,由于他这次英明神武的选择了站白一弦,所以从今往后,他就是这知府衙门大牢的狱卒长了。王狱卒一时之间真是春风得意。

  而石庆这边,应该将石宸也判刑打入大牢了,但石庆却迟迟没有判决。

  白一弦冷笑道:“石大人,轮到自己的儿子,莫非是不忍心?不舍得了?顾大人在这,石大人总不会当着上司的面就徇私枉法吧?”

  石宸慌了,急忙冲着石庆大喊道:“爹,爹,救我,我不要被关进大牢?!?/p>

  可顾杭生在这,石宸心中大约明白,自己的爹,这次可能保不住他了。

  白一弦说道:“石公子,只是关几年罢了,又不是死罪,你怕什么?”

  石宸盯着白一弦,咬咬牙,急急的说道:“白公子,我错了,我不该设计报复你,你原谅我这次,我以后保证再也不敢了?!?/p>

  石宸心中确实有些后悔,早知道白一弦和顾杭生有关系,他当时就不去招惹白一弦了,更不会设计陷害他啊。

  白一弦脸色冷漠,也不说话,只拿眼睛看着石庆。石庆却不忍自己儿子的前途,因为这一件事情而毁掉。

  他先是走到顾杭生的身边,顾杭生原本还在为他觊觎知府的位置而生气,也不知道石庆冲着顾杭生说了什么。

  顾杭生听完之后,明显的看出来他有些惊讶,随后面容有些纠结,最后点了点头。

  顾杭生最终说道:“此事与白才子有关,这些话,你不必对我说?!?/p>

  石庆也微微一愣,没想到他都做到如此地步了,顾杭生竟然还是要看白一弦的意思。

  顾杭生是白一弦的后台,难道不是他同意了,白一弦就得同意吗?莫非,白一弦还有其他的背景?

  石庆看了看顾杭生的脸色,随后冲着石宸吼道:“宸儿,还不跪下?!?/p>

  石宸心中满是屈辱,不情不愿的冲着白一弦跪下。他的心中十分不甘,从小到大,还没受过这种屈辱。

  石庆赔笑道:“白公子,小儿这次确实有些胡作妄为了,本官知道,白公子这次受了委屈和惊吓。

  为了表示诚意,本官愿意赔偿白公子一笔银子,白公子意下如何?”

  白一弦说道:“抱歉,在下不缺银子?!闭飧鍪焙蚩擅挥惺裁淳袼鹗Х?。白一弦虽然想收银子,但收了银子就代表他要放过石宸。

  有了与柳家的酒生意,白一弦又不缺银子,所以,他更想把石宸弄进大牢。

  见白一弦不松口,石庆咬了咬牙,扑通一声,竟然直接给白一弦跪下了。没错,他跪的不是顾杭生,而是白一弦。

  他说代替儿子赔罪,希望白一弦能给石宸一次机会。

  “爹!”石宸大为震惊,没想到自己的爹为了自己,竟然甘愿给一个平民下跪。

  白一弦一下就闪开了,冷漠的说道:“石大人,您还是快些起来吧。堂堂一个朝廷命官,冲我一介草民下跪,莫非大人还想害我一次不成?

  石大人刚才妄图徇私枉法,我都不与你计较,如今还想我放过企图加害我的人?石大人,换成你,你会这么傻吗?”

  白一弦心中有些感叹,可怜天下父母心,石庆竟然能为石宸做到如此地步。但白一弦向来不是别人道歉,他就原谅的那种人。

  感叹虽然感叹,不过他依旧不打算放过石宸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星梦的风雪说: 加更章奉上,感谢大家~~